又污又黄的狐狸视频

又污又黄的狐狸视频坐在摇晃的大卡车上,朔月对着对面那个内向的小女孩露出了一个十分友善的微笑。

小女孩怯怯地避开了她的视线。

朔月:“……”

虽然说三年一代沟,但是她觉得自己和十二岁的孩子相比起来也不算是太老吧?这种无话可说的气氛是什么意思?

“那个,昨天见到你的时候,你好像也没软成这样啊,你端枪打丧尸的时候,明明就很勇敢啊?你面对我的时候能不能就像是面对丧尸的时候一样勇敢?”朔月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于是祈愿端起了枪,枪口对准朔月,咔嚓一声拉开了保险。

朔月囧:“冷静!我只是打个比方,不是要你真的把我当成丧尸啊!”

“哦。”于是祈愿收起了枪。

朔月赶紧擦了一把汗,哭笑不得,忽然觉得这孩子天然呆得可爱啊!囧~

“那个小愿愿啊,姐姐有些问题想问你。”朔月挤出笑容,对祈愿说道。

“嗯?”天然呆歪着脑袋不解地看着她,是允许了她继续问下去。

朔月问:“你能告诉我,昨天到底是谁送我到你哪里去的?”

气质美女樱花树下花环白纱长裙唯美动人

祈愿说:“是司空镜大人。”

“镜子?!”朔月吃惊极了!“怎么会是他?”

喵的,为什么不是辰旭?

她知道那群家伙肯定是一块儿的,只不过将她送到安全处安置的人竟然不是辰旭,这就让她很不爽了!

想安置女朋友这种重要的事情,辰旭难道还要假手于人吗?

在那一刻,朔月觉得自己好像在辰旭心里面变得不重要了,不爽嘤!

不过,能够让她在辰旭心里变得不重要的……能是什么事呢?

难道说,那个丧尸王真的就是辰旭的肉身?

不,也不可能……

“老僵尸说他说的都是实话,那就不可能是这样的,那会是什么情况呢?”朔月这下可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,忍不住咂嘴说道:“男人真是让人搞不懂吔,有什么秘密必须得瞒着我的?就我师父那种中二病,他全身上下能有什么秘密瞒得住我啊!总不可能在外面有外遇了吧?”

辰旭有外遇……这难度比十殿找老婆还高!

那到底会是什么事情?

老僵尸在走的时候,说过等她见到丧尸王就明白了,难道,丧尸王还是她认识的人?

丧尸王是她的什么人吗?

什么人能够让那帮男人决定瞒着她呢?

不可能是她的旧情人什么的,她情史干净得很呢!

唉,这又胡思乱想了吧?朔月总觉得自己怎么想都不对,毕竟一点线索都没有!

也许真的只能像老僵尸说的那样,只有见到了丧尸王,她才能明白为什么吧。

只不过……

男人们是不是太低估她的智商了?她头发长,但是并不代表她的见识短哟!

她看向祈愿,挤着笑柔声问道:“小愿愿,那天你所待在的钟楼,是不是整个小镇里面发生的事情都能看得到?你是不是看到了整场战争的开始和结束?”

“嗯。”祈愿点了点头。

bingo!

你看吧!

这就是她点名道姓要这小女孩陪自己走一回的真正原因!她就知道,作为这个部队里面潜能最厉害的小女孩就是整个队伍的灵魂核心,所以才会安排她在一个视角最好的地方,也正是如此,她才有机会目睹一切的发生。

“那你赶紧告诉我,那天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朔月对祈愿说。

祈愿想了想,这才开口说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和大家看到的一样,小英雄你的师父第一个端着枪冲进来一打十,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。而那个丧尸王一直都在我的搜索范围之内,因为我这一次的任务就是在丧尸群里面找到丧尸王,并且狙杀他。于是你师父就带着你们这样闯入了我的视野范围内。

“很奇怪,你师父一路杀了进来,可是在见到丧尸王的时候就不打了。接着你们的人跟了过来,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你师父打晕了你,接着司空镜大人就把你送到了我这里。再然后,你们的人和丧尸王就不知所踪了!”

朔月听完后,愣了一下,不敢置信地问:“小愿愿,你确定你没看错吗?真的是我师父打晕了我?!!”

“嗯。”祈愿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“不是别人?”

祈愿说道:“你们六个人里面,就只有你师父是穿黑色衣服的,其他人都是穿白色雨衣的,就算我视力不好,看不清你们,但是颜色肯定是分得清楚的。”

汗。

确实,辰旭的那一身专为耍酷而穿的黑色风衣,在他们之中确实显得太扎眼了。

朔月此刻就伤心了,嘤嘤嘤,刚刚知道是司空镜将她送到钟楼上的时候,小小的伤心了一下下,这也就算了;结果现在知道竟然是辰旭主动打晕的她!

喵的!

那只中二猫到底又犯什么中二病了?过去犯病的时候也没见他舍得对她下过手啊!

“小英雄,你怎么了?”祈愿担忧地问。

朔月泪流满面,呜呜呜:“我师父他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对丧尸王一见钟情了,竟然对我都狠的下手了?呜呜呜!那死猫,连男的丧尸都不放过!他是不是变态啊!丧尸又不是僵尸,他要是爱上一个男的僵尸我还能忍,但是男的丧尸就太……他喵的糟糕透了!我万万没想到,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鱼之外,他竟然还能对我以外的东西感兴趣?这不科学!”

“男的丧尸王?”祈愿歪着脑袋,仿佛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:“不是呀,那个丧尸王穿着裙子的,明显是个女孩子。”

朔月石化……

石化……

石……

“等等!小愿愿!”朔月努力地保持冷静,“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,其实我这个人也有点儿中二病,都是被我师父传染的,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犯病。我随便说说的,你不用太当真的!”

祈愿天然呆且真诚地说道:“可是那丧尸王真的是女孩子啊!”

朔月炸了!

“我屮艸芔茻!该死的蠢猫!这里的春天还没到呢,你他喵的就给我移情别恋了——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