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充钱看完整污污app

我原以为,胡老爹那些话只是用来止小儿夜啼的鬼故事罢了,谁知道,这些商人竟然也遇到了那个——“鬼城”!

不过,应该也只是个可怕的故事罢了。

要知道,如果真的有鬼,这些人哪里还能活着过来,早就被恶鬼撕碎了吧。

我轻声对妙言说道:“不用害怕,没有那么多鬼怪。再说了,你父皇在这里,有他在,鬼怪不敢近身的。”

妙言抬头看着我:“真的?”

“当然,他凶。”

“……”

裴元灏回头来看了我一眼,我立刻轻咳了一声,把头偏向一边。

旁边的轻寒虽然已经因为中暑而体力耗尽,几乎在昏睡了,但听见我这句话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你别胡说八道的,子不语怪力乱神,哪儿有什么鬼鬼怪怪的。”

妙言睁大眼睛看了他一眼,又低下了头去。

我知道轻寒是想试着和她说话,但妙言还是不能完全的接受,我看了他一眼,见他也只是对着我淡淡的笑了笑,表示不太在意,我便也苦笑了一下,然后伸手抚摸着妙言的头发。

而另一边,裴元灏又问了那几个回部商人一些问题,最后才终于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。

可爱白衣女子纯真秀丽

他回头吩咐侍从:“拿一些水给他们。”

侍从却没有立刻动,而是犹豫了一下:“皇上——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剩下的水已经不多了,若再给他们,恐怕——”

裴元灏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已经快到了,不必再带那么多的水。”

那侍从一听,立刻应着,顺便跑到那边的马车去拿水给这些人,那几个回部商人千恩万谢的对着裴元灏连连磕头,然后也被人带下去了。

我和轻寒他们对视了一眼,一时没有说话。

裴元灏刚刚说——快到了。

也就是说,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前方不远,所以连水都不必看得那么紧。

皇陵,就在这附近?

周围的人大概都从这句话中意识到了什么,等那些回部商人离开,裴元灏起身,见大家都望着他,他平静地说道:“再休息一下就出发。”

“是!”

这个时候正是一天当中日头最毒的时候,干燥的土地吸收了所有的炽热这个时候再吐出来,几乎要把人都蒸熟了。我坐在树下,手里拿着手帕一点一点的给妙言扇风,抬头就看见轻寒望着远方,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我问他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他说道:“陛下刚刚说我们已经快要到了,可是我在想这附近——”

“有一座城的。”

“哦?”

“你没来过这里,所以不知道——青唐城。”

“青唐城?那是什么地方?”

“一座老城了。在前朝的时候,那里是一个都护府,但本朝——”

我的话没有说完,但轻寒自己也是明白的,历朝历代,中原王朝如果想要在西北有所作为,西川都是不可或缺的,尤其在战时,这是一个最重要的粮道;可本朝在建立之初,因为平定江南的关系,没能把西川完全的控制住,那么西北就很难纳入版图了。

轻寒道:“那现在青唐城如何呢?”

“朝廷也不是不能管,但很难管。不过也因为这个关系,商贸反倒特别的发达,来往的客商——像刚刚那一队,只怕千千万万。你能在那里看到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。”

“哦?”

轻寒微微挑了挑眉毛,而一旁的妙言立刻好奇的问道:“真的吗?娘,那里都有些什么?”

我笑道:“那可就多了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抬起头来的时候,看见轻寒正看着我:“你对这边的情况好像特别了解?”

我笑了笑:“你忘了我在哪里长大的,青川的土司跟我们来往得很密切,这些事情我从小就听说过。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可能有一些也改变了。”

“那——”他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皇陵,真的在那里吗?”

“这就要去了才知道了。”

我说着,看着前方那火海一般的道路,然后说道:“你闭目养养神吧,还有一段路呢。”

“嗯。”

又休息了小半个时辰之后,裴元灏便下令让大家上路了。

大概是因为知道快要到达目的地的关系,大家接下来赶路就格外的奋力,但即使这样,也走了足足一天,才终于在风沙渐起的时候,看到漫天黄沙中隐隐透出的那座城池的轮廓。

青唐城,终于到了!

而渐渐的,眼前的大地上也出现了一块块斑驳的绿色,是一片一片的草场,在越靠近那座城池的地方,草场的密度越大,将整个城池环绕在中央,仿佛绿洲中的一个盆景。

虽然经过这一天一夜的赶路,大家已经非常的疲惫了,不充钱看完整污污app却还是一鼓作气的朝前疾行,走了小半个时辰,终于看到那高大的城楼出现在了眼前。

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也看到了不少废弃的,或者少有人居住的小城镇,几乎所有的城镇里的墙都是黄土夯实的,但这座青唐城却不是,堆起城楼和城墙的石砖是黑灰色,似乎都是火烧过,在漫天黄沙和黄土戈壁上,这样一种颜色突兀的出现,给人一种很意外的,沉重而威严的感觉。

却也让人觉得,格外的可靠。

城门已经大敞开了,不过,这里就不像其他地方那样列队整齐的过来恭迎圣驾,虽然我知道裴元灏已经事先派出了先行官到这里来,但他肯定不愿意让太多的人注意到自己,毕竟——这个地方的不远处,可能就是皇陵的所在了。

城楼上,各色的旗帜在风沙中猎猎作响,而我们在进城门的时候,前方的守城士兵上前来盘查,一个侍从上前去只对着他们展示了一个令牌,那些守城士兵立刻退开到两边,作势就要跪下,但裴元灏在车内轻轻的说了两句,这些人便又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退到了城门两边。

我隐隐听到那侍从过去传话,让他们不要惊动城内的百姓,然后我们的马车便继续往前行驶。

一进城,风沙立刻就变小了许多。

但即便如此,空气里还是慢慢的尘土味,而且因为裴元灏没有事先通知,这青唐城的人也并不知道要迎接圣驾,所以街道上显得热闹而凌乱,来来往往的人阻在大路上,让我们的车队也是举步维艰,走一段就停一下。

但裴元灏似乎并不急着往前走,甚至也没有让人下去清路。

这样一来,我们就有机会看到一些平时看不到的东西。

进了城之后,妙言就立刻扯下了我给她系在耳后的丝帕,因为路上风沙太大,我担心孩子的肺受不了,现在进了城风沙小了,她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,立刻就要伸手去撩帘子。我急忙拦住她,轻声道:“你父皇没有要暴露身份,你这样做,他会生气的。”

妙言立刻停了下来,想了想:“那,我偷偷的看,可以吗?”

我笑道:“行,你坐到娘这边来。”

她便立刻挪到我身边,和我一样紧靠在车板上,伸手撩开帘子的一角,就看见了马车外面的情形。

虽然外面黄沙漫天,但这个青唐城内倒是很干净,街道上甚至还有洒过水的痕迹;街道两旁的房舍,还有跪着那些老百姓,能看出一些和中原城池内不同的风貌来,甚至,连街市上空飘着的食物的味道,和耳边听见的各种不同的语言,也透着异样的风情。

妙言好奇的往外瞧着,正好看见路旁一个摊子上,一个中年男人抬起头来大声叫卖,说的语言也是我们听不懂的,满脸卷曲的黄褐色的胡子,他抬头的时候正巧看进了我们的帘子里。

妙言立刻伸手指着那人:“娘,你看那个人的长相好奇怪啊——”

“别拿手指着人家,不礼貌呢。”

“哦。”

她乖乖的收回手来。

接下来,就让她有些目不暇接了,不仅有着奇怪长相的人,还有许多她见都没见过的菜果摆在那里,若不是我抱着她,这丫头大概已经从马车上溜下去看热闹了。

马车走走停停,看够了城内集市的热闹,总算过了最繁华的一段路。

喧闹的声音被我们抛在身后,马车驶进了另一片区域,这里就要安静得多,而且房舍显然都是以中原的为主,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青唐城的府衙。

相比起这样一个巨大的城市,这个府衙算得上简陋了,里面的官员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皇帝会亲自驾临,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的跑出来跪迎接驾。而裴元灏对于自己这种把人吓坏了的突然袭击,也没有丝毫有安抚的意思,只简单的吩咐了两句,便让人准备休息的房舍,我们一行人全都跟着进去了,我和妙言住进了一个三层的小阁楼里。

稍事安顿了一下之后,我便推开了窗户,迎头就看见了城外远方,那一片连绵无际的山脉。

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,阳光褪去炽热,却多了一身水红的颜色,照在那一片山上,透出了近乎奇异的七彩的光芒。

妙言不知什么时候也传了过来,看到这一幕,惊叹道:“哇,好美啊!”